快捷搜索:  

十众年过去了,镜头里的山里娃们还好吗?

"十众年过去了,镜头里的山里娃们还好吗?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新闻的写作风格流畅,文笔优秀,让人容易理解。 这篇报道的结构严谨,逻辑清晰,让人看了很舒服。 "

冰天雪地求学路上的孩子、悬崖天梯上的少年、长在城中村的新民工子女……十多年前,记者曾跟踪采访了一批儿童,用影像记录他们(They)面对困难坚强乐观的童年生活(Life)。十多年过去了,他们(They)又经历了哪些酸甜苦辣?如今过得怎么样?

“天梯少年”:所有梦想(Dream)都开花

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七百弄山区,峰丛耸立,山高路陡。长期以来,高山沟壑不仅阻碍了发展的脚步,也阻碍了孩子们的求学逐梦之路。

2012年,记者第一次来到大化县部分乡镇农村学校采访时,这里的交通不便,校舍还简陋。很多学生(Students)要花费一两个小时爬“天梯”、过悬崖、翻越大山才能抵达学校,还要睡大通铺,吃黄豆拌饭……

在板升乡弄勇村,记者多次跟随弄勇小学(Primary School)的孩子们上学和回家,途中要攀爬一处20多米高的木梯,当地人称之为“天梯”。梯子是大人用竹子和木头捆绑制成的,经阳光暴晒和风雨侵蚀,多处已折断。当时蒙宣汰只有8岁,因为年纪太小,需要哥哥在前面牵着,后面有同行的姐姐们顶着才能爬过悬梯。11岁的哥哥蒙宣任,肩扛背驮兄弟俩的生活(Life)用品和学习用具,每次都要历经一个多小时才能抵达学校。

少年时的艰苦生活(Life),让山里的孩子们在学习之余,懂得了分担生活(Life)的重责。放羊、缝衣服、做饭、挑水、种玉米,蒙宣任和蒙宣汰从小就学会了几乎所有的生活(Life)技能。

蒙宣汰希望(Hope)能尽早出去,打工挣钱养家。

在他的记忆中,包括爸爸蒙桂苏在内的父辈们,大多常年外出打工。每年春节前,爸爸都要背着沉重的行囊和年货走山路回家,不管有多晚,蒙宣汰和哥哥都会守在门口等候,遥望远处的山坳:一年没见面的爸爸变成什么样了,他带回了什么礼物……

小学(Primary School)未毕业的蒙桂苏,希望(Hope)孩子不要再走父辈走过的路,因为他的人生之路告诉他:没有文化(Culture),就没有将来。

“竭尽所能送孩子们出去读书”是蒙桂苏最朴素的想法。

那时候,哥哥蒙宣任说,他的梦想(Dream)是考上大学(University),用知识改变命运。

与弄勇村的“天梯”上学路相比,隔壁弄雷村的悬崖峭壁,使孩子们的上学之路更加艰险。他们(They)每天上学都要经过一处200多米长、100多米深的悬崖。

那时,11岁的蒙秋艳作为高年级的姐姐,每次都要走在队伍的最后面。爷爷叮嘱她,要照顾弟弟妹妹们,要多注意安危。

蒙秋艳说,有一次上学路上,一个姐姐过悬崖时不注意看脚下的路,不小心滚下悬崖,幸好在10多米深的地方被石头和树木卡住。老师(Teacher)听闻后,急忙救援。那个姐姐的额头,至今还留着长长的疤痕。

11岁的蒙富松曾在悬崖上摔得头破血流,不得不请假在家休养了好一阵子。

10岁的蒙科佑刚刚读二年级,这个年纪本该读四年级了。但蒙科佑说:“因为担心我年纪太小,爬悬崖上学不安危,所以9岁时才去上学。”

记者跟随他们(They)放学经过悬崖时,同样需要手脚并用,提心吊胆地通过。

“一定要努力(Effort)读书,走出大山,将来当一名老师(Teacher)!”这个梦想(Dream)一直在支撑着蒙秋艳。

随后多年,随着脱贫攻坚深入推进,大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路网工程”让孩子们的上学路不再艰险;“营养改善工程”让孩子们告别黄豆拌饭;“攻坚大通铺工程”改善了孩子们的住宿条件。

大山旧貌换新颜,温暖着少年们的成长路。

怀揣梦想(Dream)的孩子们,奋力在大山里奔跑。

2021年,蒙秋艳以优异成绩考取广西医科大学(University)翻译专业,如今她已经通过了教师资格考试的笔试。

20岁的蒙宣汰技校毕业后,已经在广东一家汽修厂工作两年。哥哥蒙宣任在辽宁省交通高等专科学校就读。

22岁的蒙富松已从卫校毕业,回到家乡当一名村医。

读大学(University)、外出闯荡、服务家乡……当年这些翻山越岭上学的稚嫩懵懂少年,如今已迈向成熟坚强,为自己的美好生活(Life)而努力(Effort)拼搏。

从“冰天雪地”走向温暖之春

广西桂林市全州县蕉江瑶族乡大源村位于桂北高寒山区。每年隆冬时节,孩子们都要在老师(Teacher)和家长的护送下,在一片冰天雪地中踏上求学之路。

2011年1月,记者第一次采访拍摄大源小学(Primary School)师生们的学习生活(Life)情况。当时这里尚未修通水泥路,大部分学生(Students)要花费一两个小时走山路才能抵达学校。

当时整个大源村被冰雪覆盖,记者赶到学校时已临近下课。教室里没有暖气,教室内外的气温几乎没有差别,所有人的小脸蛋都被冻得红彤彤的,有的同学还带着小火盆,放在课桌旁边取暖。

此时家长们已经在校门口等候,准备接孩子们回家。

放学后,8岁的凤艳萍和5位小伙伴同行,尽管不是年纪最大的,但她勇敢地站到队伍最前面,带着大家走在回家的路上,家长则跟在队伍后面,小心护送着。

结冰的山路很滑,下坡时,凤艳萍试图抓住路边的杂草,但覆冰的杂草也很滑,一不小心,整个人就滑到坡底,还好人没受伤。

过河时,需要踩着覆冰的大石头,有时需要家长抱着,有时需要坐在石头上,手脚并用蹭过河面。

就这样,三四公里的回家路,凤艳萍连滚带爬,花费一个多小时才回到家。凤艳萍的家和大部分村民的房子一样,是几间泥瓦房。推开家门,她第一时间来到火塘旁烤火。

而住得更远的梁玉锋、盘伟健等同学,回到家需要两三个小时。

当时被冰雪覆盖的大源村,大雾弥漫,记者无法拍摄村庄的容貌,只留下一些孩子们在冰雪中回家的画面。

如今,在此前学生(Students)过河处附近,村民们已搭桥修路。如果不是有照片记录,外人很难想象,河里散露的石头,曾经是孩子们每天上学的必经之地。

坐落在半山坡的大源小学(Primary School),水泥路已经通到了学校门口,家长可以用汽车(Car)可能摩托车送孩子们上学了。校园砌起了围墙,新种的松树,已经长得比教学楼还高。

记者从学校坐车来到凤艳萍的家门口,只需要五分钟。凤艳萍的家,和很多村民一样,已是两层楼房。

看着当年的照片,21岁的凤艳萍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13年前的自己,随后她从屋里拿出了记者送给她的照片。

凤艳萍说,同学们一直珍藏着这些照片。

2023年,凤艳萍结婚成家,目前(Currently)在桂林市务工。

她告诉记者,她们(They)班有很多人还在全国各地读大学(University),大部分已返校开学,还有几个同学已经外出务工……

今年(This Year)3月,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了几个正在外地上大学(University)的同学。就读于天津交通职业学院的盘伟健,发来一张他坐在学校图书馆里阅读的照片。盘伟健说,此时阅览室内温暖如春。

“打铁少年”的“三级跳”

今年(This Year)23岁的熊三耶在1岁时就跟随打工的父母从贵州的大山里来到广西柳州市生活(Life),父母以拾荒、“打铁”(挖掘建筑工地里的废铁)为生,一家人已在柳州市生活(Life)了20多年。

2008年至2013年,记者曾数十次来到熊三耶生活(Life)的城中村和就读的学校,采访拍摄他和小伙伴们的学习生活(Life)情况。

当时,他还是打铁少年“熊三三”,与父母姐弟租住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。读小学(Primary School)的熊三耶,经常利用(Use)假期时间,跟随父母到工地上打铁,承担起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,帮助家人分忧。

到2013年的时候,熊三耶对各种废铁的行情了如指掌。那年的国庆长假7天里,他“打铁”5天,赚了100多元钱,50多元交给了父母。

在少年时代,熊三耶生活(Life)的城中村,聚居着很多新民工子女,那里没有宽敞的球场,也没有清凉的泳池,更没有各式各样的夏令营和兴趣班,尽管生活(Life)条件十分艰苦,但小伙伴们在一起总是有无穷的乐趣。

当地有关部门和社会(Society)各界给予了很多关怀,经常到学校、村里开展关爱活动,一些学校还开展结对活动。

比如,了解到城中村的孩子们没有书桌,只能蹲在地上,趴在小板凳上学习,志愿者们很快就送来了小书桌。

广西科技(Technology)大学(University)的大学(University)生(Students)们经常到学校和村里开展义务家教、支教活动等,熊三耶甚至还受邀到大学(University)校园里参观学习,那时他就梦想(Dream)着长大后也要到这样的大学(University)校园里读书。

柳北区团委等部门多次组织青年志愿者和社会(Society)爱心人士到学校开展绘画、音乐(Music)、手工、足坛等公益培训活动。

这些不间断的关爱,让年少的熊三耶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温暖,他开始梦想(Dream)着在这里扎根。

初中(Junior High School)毕业后,熊三耶选择了读中专,接着又上了大专,几乎每一个长假,他都到工厂里打工挣钱,这个经历也让他深刻体会到知识的重要性。2023年,他又考上了本科,达成了“三级跳”。

时隔11年后,记者再次找到熊三耶时,他们(They)家已经搬到了新住处,面积增加到了60多平方米,生活(Life)条件明显改善。

他郑重地告诉记者,他早就不叫“三三”了,因为这个名字看起来太幼稚了,父母在他上中学之前就改为现在的名字了。

“但是我还是喜欢你叫我三三!”他说,“十多年了,我还是很单纯,但我懂了很多。”

熊三耶本科学的是机械设计与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,学习急需使用笔记本电脑(Computer),所以今年(This Year)春节他没有随父母回农村老家过年,而是留在柳州市打工挣钱购买电脑(Computer)。他向记者展示了新购买的电脑(Computer),播放器正在播放“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……”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。

熊三耶很喜欢柳州的螺蛳粉和这里的城市文化(Culture),还有一年多他就大学(University)毕业了,他希望(Hope)以后扎根柳州,为儿时的梦想(Dream)继续努力(Effort)拼搏。

“我身体是柳州这座城市的,灵魂是贵州大山的。我是喝着这座城市的水长大的,几乎已经完全融入了这座城市。”熊三耶说,“现在就差那么一点点了,那就是毕业后在这里工作,然后买一套房,让父母晚年生活(Life)得好一些。”(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黄孝邦)

大山,少年,孩子,父母,天梯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786) 踩(60) 阅读数(778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